众位爱卿平胸

明月不落高天下,世间万古隐归流

让花花开口说爱你的一百种方式(四)

“你不是……”
“我不是死了吗?”说话之人正是明世隐,“你想问我这个?”
“还是……你盼着我死?”明知道花木兰不是这个意思,但是明世隐还是忍不住逗弄她。
“我才没有!”花木兰连忙否认。
明世隐将花木兰转了身抱在怀里,叹了口气:
“能从你花队长口中听到一句喜欢真是不容易啊。”
说完,明世隐的后背便被花木兰赏了一套“霹雳掌”。
“你个王八蛋,你就这么骗我!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难过……啊不,是大家多么难过!”
明世隐摸了摸她的长发:“不是啊,的确是只有你一个人难过。”
“什……什么意思……”
“明世隐没有回答她,自顾自的说着:“我知道,你难过的不得了,还坐在地上哭了是不是?”
“喂喂喂,我可没有哭,一定是你看花眼了!还有啊,什么叫的确只有我一个人难过!他们早就知道你没死是不是!你们合起伙来骗我!”
越说越来气,花木兰挥着拳头就往明世隐身上招呼:“你这个神棍!你这个骗子!”
“莫气莫气。”明世隐轻握住她的手腕,带她来到自己的房间,解开自己的衣服,肩上与胸口下方被白布缠绕,还有丝丝血迹渗透出来。
“你这是……”看到明世隐身上的伤口,花木兰被骗的怒气也瞬间烟消云散,心疼的想要去轻抚伤口,可是又怕自己手劲重了再让明世隐受疼。
“我回长安的时候,的确是受到了山贼的劫持,受了些伤,不过还好小虎在,不然我这条老命,就得让那些小贼拿去了。”
“……”花木兰看着这些伤口,又问道:“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受伤了!我刚才打你了,没有打到伤口吧!”
明世隐看着眼前满脸关切的花木兰,他还从没有在花木兰脸上见过其他多余的表情,无论是羞涩,关心,嗔怒,亦或者是后悔。而这短短几个月他都看到了,而且是真真切切的。
“你说话呀!”花木兰拧了把他脸上的肉,正想着明世隐莫不是受伤还伤及脑子了,却发现自己背明世隐一把抱起。
“喂喂喂,你这是干嘛?”好像他还往床边走了!这是什么情况啊!
“我身上有个地方现在十分不舒服,需要你帮我舒缓一下。”
看着已经在解自己衣服的明世隐,花木兰也是欲哭无泪:自己是什么时候上的这艘贼船啊,现在想跑可以吗?

李元芳眼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时辰,看着自己手上需要明世隐过目的公文,有些焦急的问着狄仁杰:“狄大人,明大人和花将军干什么去了,为什么还不出来,这公文需要明大人修改才能呈给女帝看呐!”
狄仁杰看着明世隐花园里的牡丹,愈加的爱不释手,他摆了摆手:“公文晚上交,现在也不着急,你就先去找百里玄策玩吧,我估计短时间内他不会出来了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啧啧,这老神棍的花真不错,要不搬走两盆吧……就当是我帮他演戏的酬劳了。”
“狄大人你……”

“哥哥,明先生为什么还不来啊,她说好的事成之后要带我去酒楼吃肉的!”
“额……”正在厨房教公孙离做菜的守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“那个……明先生肯定有很多的话要跟木兰姐说,你就再等等吧。”
“哈?我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,我刚才帮玉环姐姐拿琵琶的时候,我抄近路路过明先生的房间,我听到木兰姐的声音,她说疼……”
守约扔了勺子就捂住玄策的嘴:“玄策不要乱说啊……”
“是真的!”玄策有些担心的说道,“你说,是不是明先生在欺负木兰姐,或者木兰姐知道明先生在骗她,俩人就开始吵架然后又打架啊!”
“不要多想了,木兰姐怎么可能是那种吃亏的人。”守约揉了揉他的耳朵,“这些事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。”
“是啊,玄策,吃不了酒楼里的肉,就来尝尝阿离姐姐做的饭吧!”
公孙离和善的笑。

让花花开口说爱你的一百种方式(三)

花木兰本想在明世隐的宅子里等他回来,偏偏女帝派遣她和李元芳去幽州公干。

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差事,算着日子,明世隐应该早就回到长安了。

花木兰以为能看到明世隐在院子里浇灌他的牡丹花,到时候,自己一定要从背后吓唬他一下,看看这个冰块脸错愕的样子,自己再调侃一句:“哟,这不是明大人吗,怎么这副模样?”

可到了明世隐的宅邸前,入眼的却是白色的丧幡。

是谁……出事了吗?

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,不会是那个臭道士吧……花木兰不敢往他身上想,只得自己安慰自己:怎么会呢,他算命那么厉害,不会出事的……

狄仁杰此时也骑着马赶来,看到花木兰后,神色凝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节哀顺变。”

听狄仁杰说,明世隐的车队,在回长安时,被一伙山贼所劫,明世隐身受重伤,连着所坐的马车一起翻下山崖,重伤不治而亡。

花木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灵堂的,可她知道每一步都走的这么艰难,她的腿像灌了沙子一样,却又控制不住的打颤。

她此时只觉得自己的眼前天旋地转。

守约苏烈见花木兰进来,就围了上去,花木兰无心细听他们在说什么。入耳的只有弈星和公孙离的哭声,以及裴擒虎懊悔自责的声音

待花木兰稍稍缓过神,环视四周,公孙离抱着杨玉环哭的不能自已,弈星跪在灵位前边一言不发,裴擒虎蹲在墙角不住地自责,玄策不在,守约和苏烈站在一旁,铠被狄仁杰叫了出去不知何事。

而大堂正中间,就是漆黑的一口棺材,花木兰不敢看,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将明世隐的尸体拉出来鞭尸三百。

脑袋一阵发懵,她听见自己声音沙哑:

“能不能……让我单独跟他说说话。”

狄仁杰咳了咳,以采集口供之名招呼大家先离开。

众人走后,花木兰卸下在他人面前苦苦支撑的那份坚强,瘫坐在他的灵位前,沉默了一会儿,张口已经是哽咽:

“你这个神棍,不是很能算吗?怎么算不出来自己有危险……”

“你可是是大唐的国师啊,你就这样走了?”

“那天,我没有想拒绝你,我只是……太开心了,不知道怎么面对你……”

“你送我的镯子,我很喜欢,我还等着你回来亲手给我戴上……”

“我应该让守约和铠保护你的……让他们跟着你,或许你也不会出事了,都怪我……”

花木兰不知道自己都讲了什么,只是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,想要以此来弥补之前与明世隐在交流上的空缺。

想起之前明世隐替自己拭去嘴角糕点碎沫,再抬眼看着面前冰冷的棺木,花木兰只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答应明世隐。

她一点不想看见这块灵牌,而是想见到一个活生生的明世隐,就算这个明世隐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,嘴欠的想让人揍他,她也愿意。

“其实,我是也是喜欢你的……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。”

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口。

像是在等他的回应,花木兰没有继续说下去。可回答她的只有屋外的蝉鸣。

“你倒是回应我啊……”

“不管你是拒绝我还是嘲笑我,我都不会生气的。”

“只要你能醒过来,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……”

花木兰曾经在戏文里听过一些海誓山盟,只觉得这种东西是虚无缥缈的,也看过一些恋人间生离死别,没觉得有多么痛彻心扉。
可如今,她可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。

“你说话啊明世隐!”

“臭道士死神棍王八蛋!”

“你要是再不醒过来,姐就打烂你的灵堂,一把火烧了你的棺材!”

话虽霸道,却是哽咽着说出,鼻音带着抽泣,倒是有些缠绵悱恻的意味。

“……”花木兰突然想起了什么,她撑着起身,从回长安到现在,她还没来得及放下背上的细软。

花木兰边啜泣边翻找着自己的行李,小匣子就在其中。
拿出玉镯,花木兰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,只说了句:“你别怪我。”便将柳木棺的棺盖推开。

“这玉镯,你要是不能亲手帮我戴上的话,还是还给你……”

打开棺盖的一瞬间,花木兰愣住了,棺内空无一物!

“这……”不是说明世隐重伤不治身亡吗?尸体呢!

正当花木兰惊愕之时,忽然有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,花木兰没有防备,被吓得惊呼一声,正欲回头,却被人拥在怀中,一双温热的唇贴在自己耳边,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:

“哟,这不是花队长么,怎么这副模样?”

最近一直牙疼,疼到失眠,睡不着的感觉真的很难受,吃了药药效不太明显。
今天是最严重的一天,感觉左眼珠都在往外突出,早上六点半左右才睡着,八点多就被对面装修的那家人吵醒。
大致的修改了一遍,脑子有点蒙,人物性格如果处理的不好,或者情节有写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可以跟我说,等我身体好点了改一改。
这两张图可以看做是一章,第二章写了一半,依然是沉迷隐花无法自拔的我。

突然想到的一个梗
有些毁三观×重口
车×车×车×车×车
我大概是个老司机
把小明写的有点emm……
下次搞一个甜甜的木兰加欢脱的小明
写的太长忘记分段保存了图片才想起来太长了,截图的后果就是图片有点糊😓😓

很早就码完了
就是等着七夕放出来
从头微量h到尾
为冷到北极圈的邪教添砖加瓦